台北《再續克龍chrone too》課程學生參與心得分享



前言:我經常都鼓勵學生在課程結束後盡可能記錄下收穫與任何感覺。因為這些印象很容易隨著時間流逝,所以我一向習慣這麼做,長久下來,日後再回頭看,往往有驚喜。
這次很高興很快地就收到一篇收穫滿滿的回饋,而且學生願意借我匿名分享她所感受到的克龍以及學到的體會。教學相長,我不但透過她的視角再回味了一次這趟旅程,這些回饋對教師而言也很寶貴。心中無限感謝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的克龍之旅

昨晚上完三天的〈Chrone too 再續克龍〉課程,滿溢的能量與被打開的感知,讓今天的我仍感到輕微的恍惚,雙腿莫名其妙的有點兒痠痛(沒怎麼走路啊?),一時還真回不了以往日常生活的現實感。

同學們也分享:「整個旅程造成重心的轉換,從此生命裡有了(恢復了)herstory的視角,再也回不去了。」

不過比起各位天生靈敏首次上課就輕鬆入門上手的同學們,生性理智謹慎因而感知力較收束的我,在歷經兩次、時隔一年的初階與進階克龍之旅後,此番最大的收穫是~現在的我終於能有足夠的信心與確認,並在信念上有足夠的認同、情感上有足夠的歸屬,足以肯定的說出口:是的!我是克龍的一份子。

每次被人問起:「你當初怎麼會選克龍(相對於較熱門的凱龍)上課?」我也回答不上來,因為其實上課前我也搞不清楚「克龍」是什麼~哈。當初,就是忽然心血來潮,想找個能量相關的課程學習,剛好有訂閱凱龍/克龍老師Connie的部落格,她的文章總是非常吸引人,詢問了一下,就選了Connie老師極為推崇的克龍。但說真的,初次接觸克龍,用慣了邏輯思維的我,感覺其實有點挫敗。直到現在,我也仍然不是那種動不動隨時就能在空無中感覺到什麼、看到什麼、聽到什麼的靈敏者,但回想這幾年的生命旅程變化,直到昨晚完成的〈再續克龍〉課程,我終於發現、意識到屬於我個人相當不同,卻仍屬於克龍的一種脈絡~非對外的靈敏卻是種向內覺知的開展。

內即是外,當然。我想這與個人信念與天性傾向有關,我一直是個對內在心靈領域感興趣的實修者,喜歡向內看,探究內在,並嘗試將所學智慧落實到自己的生命;例如,傾向於追究自己話語與行為的動機心態,大於敞開自己去接收外在的能量動態。而身為一個嚴重受土星剋制的水象星座者,情感、情緒、感覺,對我來說,總帶著點不允許氾濫、揮不去的壓抑與克制,某種淡漠。如果以克龍的聖樹來區分,我想我比較接近於代表智慧的榛樹,靜態平和傾向知性;其實按照克龍初階裡關於克龍的分類來算,我的確就是被歸類為榛樹!而且還是向內作哲理研究的那種。即便~很準!當時的我還是覺得自己對外的感知力不足,稱不上克龍。

那為什麼我選擇〈再續克龍〉呢?回顧起來,是這樣的:2016年某事件,對我來說是個重大的轉折;失落挫折與情緒崩潰的觀照,造成我能量層面產生變化(大約是小我死了大半,高我漸漸增加的現象)!幾個月後,這股勢能結合了我十幾年來的靜坐,默默地發生一種轉變~身體上陰性能量的升起,或說副交感神經的鬆解恢復,這使得我原本就有的與遠方的連結感應(那感覺是向內的,對外我還是遲鈍),進入一種異常鮮活清晰的明確狀態。同時,2017年秋天,機緣下開始學習克龍,並開始在每個上班日早上,練習進入herstory做淨化保護與使用精素,漸漸的,我對外在能量的靈敏度似乎也稍有提升了。此外,如Connie老師所說的,克龍的教導是潛移默化的,我發現我的確開始無意的做些克龍的事,好比「助人」這件我其實一直不太有自信也不太想做的事。但最關鍵的是,克龍本身充滿自然的詩意,我很愛,但同時卻也矛盾並懷疑著:這樣的哲理是否過度浪漫化?是否潛藏著某種逃避?會不會因此擴大、合理化了情緒與感覺的非理性面而使人疏於反省自我?於是當Connie告訴我,她將與澳洲老師Rosemary開辦〈再續克龍〉的co-teach課程,我思考了幾天,便決定帶著這一年來小小的進步與對其哲理的好奇與質疑,選擇參加。

現在,很慶幸,我的決定是對的!這次的團體課程能量很好。兩位老師盡心盡力,為克龍的愛、服務與教導,作了最佳的身教示範;同學們的無私分享與開敞,也讓我學習到了更多的放鬆、信任與親密。在美好友善的能量支持下,課程裡的冥想旅程與探索冒險,我大多能進入狀態,甚至意外獲得楊柳婆婆與蓋婭母親的清理與滋養,對我來說是個大驚喜,深深感謝!這次的經驗,覺得自己終於能稍稍跟上靈敏者同學們的腳步,不再像最初接觸克龍時,那樣懵懂無感,懷疑自己是不是克龍了。

那麼我心裡關於智性層面的挑惕與質疑呢?上課期間,我只問了老師一個問題(我的表達不佳,其他同學可能看不出來我龜毛的重點,佔用了一些時間,抱歉啊!):在施作那些儀式時,是否該注意內在心態與使用語句的正面或負面傾向?會不會,好比,在邀請樹木分擔我們的內在重量時,變成一種抱怨式的倒垃圾(無自我覺察與反省)?

Rosemary老師回答的約略意思是:「人們在對事件產生反應行為時,比較會有所謂正面、負面的狀態。我們在此所做的,只是簡單的陳述事實,沒有誇張的咒罵抱怨,也無須手舞足蹈。」

是了!如實的描述,代表了接納真實,這的確也是目前的我覺得最恰當的答案了~不是正向、負向,而是單純如實。這其間的差異,舉例來說,假如你的伴侶喜歡上別人,你逼問責怪~你怎麼可以愛上別人!你對不起我!~這是抱怨責備,立基於「應該」。但如果你說的是~你愛上別人了嗎?這讓我覺得難過悲傷,你願意和我聊聊嗎?~這是陳述自我真實,同時尊重他人真實。

克龍是在陽性能量發達掌控之前,遙遠古代的陰性智慧,那時人心純淨,沒有現代我們意識結構上種種的被設定與污染,沒有那麼多假性理智概念的洗腦掌控例如種種道德與應該,沒有那些成見、結構、主義、各種意識形態。克龍的珍貴正在於~除了作為解除污染恢復純淨後的一種典型示範(覺悟者可藉此學習愛與智慧的服務);克龍本身對於感知的靈敏、對直覺的尊重,正是訓練我們覺察觀照自我的良好工具!透過內在的感知與向內詢問,帶領你面對個人的真實,無法說謊!換句話說,正是面對了真實本身這件事,以及克龍擅長的支持與舒緩,讓人有機會意識到信念與真實之間的落差,並有方法拉出一段距離,切換各種角度,進一步省視自己信以為真的信念是否恰當、是否被污染洗腦、有沒有更究竟真實的答案(further truth),並因為知曉每個人的差異而更懂得尊重他人的真實,沒有陽性故事版本常見標準答案的「應該」。

所以我想我明白了~雖然的確有可能因為學習者的偏差與淺薄而誤用克龍~美化合理化個人真實來逃避真相,或流於技巧層面的耍弄,而也許這些也都算是學習克龍的一種成長過程經歷吧;但就克龍本身的內涵深度來說,我願意心悅誠服!

課程間,同學分享了她與一個名為「Willow Tree」品牌木雕人偶的奇妙緣份,正是她來學習楊柳婆婆(Willow)傳遞的克龍的訊號之一(a sign)。我驚訝的發現~原來我早在2016遊玩北歐時,就衝動買下了一個Willow Tree品牌名為Angel of Prayer的木偶,早早被楊柳婆婆召喚了呀!

現在我終於可以肯定明白的說~是的,我是克龍。


留言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