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覺這回事啊。


最近密集做療程,也密集有機會與個案分享療程的感覺,在某次比較多的分享交流後,就深深有以下感覺:首先,療程中身為治療師所捕捉到的感覺真的很難與對方分享。其次,身為治療師盡力分享出去的東西也很難被對方完整捕捉。再者,對方在療程中最感動不已的東西可能是你無心插柳的結果,或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插了柳,或者治療師也是經常滿臉狐疑:我有做這個嗎?(好啦通通歸功引領者)最後,治療師覺得很重要而盡力分享出去的東西對方可能不覺得是重點。好吧,沒關係。大家都盡力了就好。

留言

熱門文章